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
主办

资料中心提供经济-社会史及相关专业历史研究所需书目,并注明检索的途径,馆藏地点,以方便检索
史学理论与史学史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资料中心
资料中心
 

《新史学》创刊词

 

史学是以时间发展为主轴的学问,对时代的变化比其它学科更敏感。一个时代必有一个时代的史学,新的时代往往蕴育出新的史学。 

  一九九○年春天有一种以前瞻、开放、尝试态度研究中国历史的学术刊物在台北问世,它就是《新史学》。 

  《新史学》创刊之日,二十世纪只剩下最后十年;值此之末,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正急遽蕴酿中。由于电子计算器之深入社会,普及民间,我们清晰地看到人类智识将引起革命性的改变;由于太平洋盆地西沿生产力之崛起,全球经济重心也必将大幅调整转移;由于苏联与东欧最近一连串惊天动地的政治改革,二次大战以来均冲与对立的局面也可能转换,产生崭新的架构。这些趋势如果再持续发展下去,到二十一世纪,人类必另有一番新的世界观,企盼另一番新的展望,本世纪来作为「正义」和「真理」化身的种种意识型态势必丧失其激情与煽动力,但同时人类也会产生新问题和新危机。在一个眼光、观念更新的时代里,人类对于过往的历史亦将重新反省,重新认识。我们相信世界局势一旦打破资本义与社会主义两极化的对立,百余年来依附在这大壁垒而缔造的种种历史观,势必纷纷修正;历史家亦将自我解放,更自主、更客观地了解历史的本质和人类生存的目的。时代环境的转变将是刺激新史学诞生的最佳契机。 

  大凡杰出史学家辈出的时代,他们的著作便代表一种「新史学」。第二次大战以后,欧洲史学界蔚成一股风尚的年鉴学派,注重社会经济以及心态文化的研究,相对于十九世纪的历史著作是一种新史学,到七○年代大家遂冠以「新史学」之名。然而十九世纪下半叶德国史学家利用政府档案建立欧洲的政治史和外交史,在当时何尝不是一种非常新颖的史学!最近已有人开始反省这股流行数十年的「新史学」:他们开始思考社会经济是否一定比政治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更具关键地位?历史著作分析是否一定比叙述更高明?古人说:「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任何学风既然不可能一成不变,我们并不想再来提倡一种「新旧史学」或「新新史学」。 

  中国也曾发生史学新旧的问题。本世纪初梁任公针对传统史学的弊端,提出「叙述人群进化现象而追求其公理公例」的「新史学」。二○年代末特别强调新史料的傅孟真,二○年代中专攻社会经济史的陶希圣,和四十年来以马恩史观作骨架的中国大陆的史学,也都是各种不同形式的「新史学」。梁氏之新史学乃上世纪欧洲社会科学的余绪;傅氏「史学即史料学」的矫枉过正,长年以来遭受不同程度的批评;陶氏的《食货》过分重视经济社会层次,亦有时而穷;至于以史观作导引的大陆马克思史学派,基本上已背离史学的本质。凡此种种都暴露出近一世纪来,中国出现的各种新史学,都不尽令人满意。近代中国多难,历史研究不如欧美波澜壮阔,然而推陈出新,新又成旧的轨迹则如出一辙。 

  史学本应随着时代社会而发展,能揭发真理,启示人类,导引文明的便是新,否则为旧。近人喜以「形式」衡量新旧,譬如说采取某某方法的研究为新,否则为旧;运用某芋观念的著述谓之新,否则亦为旧。研究著述的内容虽与形式不可截然分割,但形式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过于偏重,难免有买椟还珠之憾。 

  在新时代的前夕,台湾一群史学工作者筹办这份史学杂志--《新史学》--以迎接新时代的到临。《新史学》不想取代任何形式的所谓「旧史学」,而是要尝试各种方法(不论已用未用),拓展各种眼界(不论已识未识),以探索历史的真实和意义。他们吸取历史教训,不要创造某一新学派,毋宁更要呼吁史学同道,在新的解放时代中,共同培养一种不断追求历史真实和意义的新风气。二十世纪以来中国或世界史学界所积累的问题:研究对象譬如个人和群体的平衡,研究进程譬如方法与数据的调适,表达方式譬如分析与描述的取,他们希望借着砌、摸索,慢慢找出一条康庄大道。 

  研究历史最能体会承先启后、蕴育生息的道理。《新史学》的「新」不是天外突来的飞泉,而是旧有长河的新段落。它是从旧枝萌吐的新芽,生生不息,不断成长。它代表一种企盼,企盼站在前人已经建立的基础上,汲取其养分,承继其业绩;但也希望弥补其漏失,矫正其偏倚,拓展前人未见之视野,思索前人未曾触及之问题,在旧有的基础上注入新的生命活力,以期待鲜艳花朵的盛开。 

  《新史学》正值新时代来临之际创刊,相信在新世界观的照耀下,我们的史学同志将更勇于尝试新的研究领域,寻找新的研究课题。我们敢预言,二十一世纪的历史家必逐渐超越过去的命题,在更辽阔的天空中遨游。当然,《新史学》在台湾创刊亦自有其独特的历史任务。我们史学界一向太「遗独立」,希望本刊的论文题目能扣住时代变动的脉搏,从严格的学术基础探讨历史发展的知识,使历史研究能发挥指引国家民族以及人类前途的作用。我们史学界一向太「老死不相往来」,希望借着研究讨论,逐渐集中焦点,激荡大家的知识火花。我们史学界也一向太「孤芳自赏」,希望利用书评书,一方面互通信息,另方面建立客观理性的学术评论风气。 

  《新史学》不特别标榜社会、经济、思想或政治的任何一种历史,也不特别强调任何一种研究方法,但它也有所重视和关怀——对整个时代、社会、人群、文化的关怀。当天际浮现一线晨曦之时,正是万丈光芒发皇的前奏。欢迎海内外所有史学同志一起携手,共同创造二十一世纪中国的新史学。

 

返回顶部   
 
首页 资料中心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200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