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栏目汇集世界史特别是研究转型时期问题的各博士、硕士点研究生的习作、课堂讨论及学位论文等。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博硕园地习作原地
博硕园地
 
  

浅析12—16世纪西欧的女性与酿酒业

韩佳(12级研究生,天津师范大学)


摘要:中世纪晚期至近代早期,西欧的酿酒业经历了一个逐渐商业化的过程,在这期间,酿造啤酒的女性在人数和比例上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12至14世纪初,妇女在以家庭消费为主的淡色啤酒酿造中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14世纪中后期至15世纪末期,非商业性酿酒与商业性酿酒并存,女性兼酿造者与销售者为一身,仍然发挥着主力军的作用;15世纪末期到16世纪,随着啤酒花酿造的啤酒逐渐取代了淡色啤酒,妇女无法适应大规模商业性啤酒酿造的需要,逐渐退出了啤酒酿造业。总的来说,妇女对中世纪啤酒酿造业做出的贡献仍是非常重大的。
关键词:12—16世纪;西欧;女性;酿酒业;淡色啤酒
  在中世纪的西欧,啤酒(beer)、淡色啤酒或称麦芽酒(ale)、葡萄酒是人们最常饮用的酒。其中,淡色啤酒因其容易酿造且价格低廉而广受普通民众的欢迎,成为中世纪欧洲家庭中最为普遍的饮品。而妇女是淡色啤酒的主要生产者和销售者,直到大约1500年,淡色啤酒的酿造和销售几乎全部是由女性完成的,对于女性来说,酿酒可能是她们参与市场活动的一种最为普遍的形式。[1](P140)啤酒酿造业在中世纪经历了一个逐渐商业化的过程,女性在酿酒业发展不同阶段的作用和地位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12世纪至14世纪初期——女性主导家庭酿酒
  在这一时期,淡色啤酒酿造主要是在家庭中进行的。“在英国城乡,家庭酿酒主要是由妇女们完成的,许多法庭记录中保留着因为违反啤酒法被起诉的妇女的名字”。[2](P213)这一时期家庭酿酒的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满足家庭成员自身的需要,只有较小的一部分剩余产品用于出售。淡色啤酒不仅是中世纪家庭餐桌上与食物相伴的饮料,有时也可作为药物的替代品。因为中世纪没有阿司匹林之类的药片,当家中有人经受病痛的折磨时,他们会饮用淡色啤酒来缓解疼痛。
在那个时代,妇女的酿酒技术通常都是由祖辈传承下来的,几乎所有的女孩都可以从她的母亲那里学会这项技术。当时大多数农民的家庭都会备有酿酒所需的各种工具,即使是最贫穷的家庭也会备有大盆、罐、大桶、长柄勺和滤浆布等酿酒常用的器具。在中世纪,酿造淡色啤酒的程序虽然并不复杂,但却需要耗费大量时间。
  酿酒的第一步就是把谷物(在14世纪以前,酿酒者通常选用燕麦或者是用小麦、燕麦、大麦混合起来的谷物制成麦芽;直到16世纪,大麦变为酿酒者的首选)变成麦芽,然后再把它们与水混合在一起酿造。大规模地生产和销售麦芽通常被男性垄断,妇女一般只能充当中间商从这些男性商贩手中购买麦芽。一些妇女为了节省成本,会亲自生麦芽。具体做法是把谷物在水中浸泡几日,然后把多余的水分去除掉,等待谷物生成麦芽。之后把麦芽晾干并进行碾磨,再把它们放在热水中发酵。从这种混合物中,酿酒者过滤出麦芽汁,最后加入香草或酵母再放置几日就可制成淡色啤酒了。[3](P71)淡色啤酒是一种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它的保质期很短,往往几天内就会变酸,所以妇女需要经常性地酿造。[4](P56)也正因为如此,妇女每次酿酒的量都不会很大,通常只有几十加仑左右。
  在13世纪后期和14世纪初期的西欧的农村公社和较小的城镇中,许多妇女偶尔会把剩余的淡色啤酒卖给她们的邻居,部分妇女会固定地出售淡色啤酒。[1](P146)与居住在城镇的酿酒者相比,农村的酿酒者会把更大比例的淡色啤酒用于出售。在布里格斯托克,庄园里大约三分之一的妇女为了出售而酿酒,273名妇女偶尔出售淡色啤酒,38名酿酒女经常性出售淡色啤酒。[5](P39)而在牛津和诺里奇,只有十五分之一的家庭为了出售而酿酒。酿酒女若是要卖酒,就会在她的房屋前面摆一个卖酒摊位。在13世纪后期的英格兰,酿造和销售麦芽酒是受到严格管理的。议会出台了相关的法令,明确地规定了淡色啤酒在质量、体积和价格方面的统一标准,并在淡色啤酒出售前对其进行检查。[6](P6)地方会选出一位“品酒者”,通常为男性,他们会监督酿酒者的工作,如果发现违法行为,就会向当地的法庭报告违法者的行为并进行惩处。[1](P140-141)
  贝内特认为,直到1300年,女性酿酒者尚未遇到男性酿酒者的竞争。这是因为在当时酿造淡色啤酒是一项技术含量低、报酬低、社会地位低的工作,无法吸引众多男性来从事, [6](P7)所以女性才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

二、14世纪中后期至15世纪——女性是商业性酿酒的主力军
  14世纪中期,黑死病席卷了整个欧洲。这场灾难夺走了欧洲大约两千五百万人口的性命,欧洲损失了约三分之一的人口。在部分人口密集的城镇,死亡率甚至超过了50%。[7](P360)相比之下,那些生活在空旷僻静的乡村中的人们存活率更高。然而,这场浩劫导致的人口大规模减少却为妇女创造了很多有利的机会,比如很多女性变为继承人,一些妻子或者寡妇继承了一块很大的土地,她们有的接管了丈夫的生意,大量的妇女获得了合法参与经济活动的机会,她们所得的薪酬也比以往高。在黑死病刚过去的1349—1350年间,她们的报酬达到男性工人的80%—90%。[8](P24)所以一些历史学家把这一时期称为妇女的“黄金时期”。[5](P27)
  这一阶段,淡色啤酒酿造的规模进一步扩大,非商业性酿酒与商业性酿酒并存,商业性酿酒较前一阶段大量增加。在黑死病期间,许多偶尔酿造者(occasional brewer)特别是未婚的酿酒者停止酿酒。黑死病后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恢复,以及酒馆数量的增加,人均酒精性饮料的需求量不断增长。英法百年战争使葡萄酒的供应中断,所以许多贵族和大商人开始饮用淡色啤酒,这不仅增加了淡色啤酒的销量也提高了淡色啤酒酿造者的社会地位。[9](P174)许多已婚妇女,她们有足够的资金支付设备、粮食和劳动力,所以她们利用这个新的机会成为了职业性酿酒者,尽管酿酒活动仍然在家中进行。妇女占据了商业性酿酒的主导地位,在1373-1393年,英国艾克斯特酿造和销售淡色啤酒的妇女共有150人,在同一时期,当地只有一位男性酿酒者。[10](P150-151)
从事酿酒的女性广泛分布于社会各个阶层。在一些地区,酿酒女主要来自于社会地位较高且比较富裕的家庭。例如在切斯特,商业性酿酒活动大部分是由中间的或上等阶层的妇女来从事。在工匠家庭中,通常是妻子和其他女性亲属酿酒,然而,在富有的家庭当中,这项工作被分配给女仆,女主人只是负责监督她们工作。甚至一些精英的妻子也从事酿酒这样的活动。爱丽丝是切斯特的市长(他在1380到1390年担任了6届市长)的妻子,她自己也是考文垂的特里蒂尼行会的成员,该行会控制着相当规模的酿酒业的经营。她的丈夫在1396年去世后,爱丽丝通过她自己的权力继续从事麦芽研磨并雇工酿酒长达二十年之久。[1](P147)在另一些地区,例如萨福克的雷德格雷夫,酿酒主要是由那些年轻的未婚女性来进行的。但总的来说,酿酒女主要还是来自于常住在一个地区的中等阶层家庭。[11](P28)
  黑死病之后的时期也是所有雇工的“黄金时期”。由于人口的锐减,雇工工资大幅提高。当时的谷物价格也比较低,所以人们可以有更多的钱去进行购买粮食之外的其他消费。15世纪中期,雇工也有了更多供自己支配的闲暇时间,他们愿意结伴一起喝酒放松,所以酒馆渐渐成了雇工或者其他人的社交中心。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妇女自己开设了酒馆,其中包括许多地位较高的女性。在1393和1419年,切斯特两名主要官员的妻子和母亲都开办了酒馆。[1](P157)但是许多酒馆非常小而且不正规,有一些就是开在家里的。1422年,伦敦的一些妇女因为在家中销售麦芽酒时使用了不合当地规定的较小的量器而被罚款。[1](P157)一些公社出于以下双重的考虑而禁止妇女开酒馆:一是她们开酒馆会对男性造成经济上的竞争,二是她们会促进无人监管的卖淫活动,除非她们年岁已高或者是寡妇,否则不允许妇女开酒馆。[1](P159)在切斯特,当地规定年龄在14到40岁之间的女性不允许开设酒馆。[12](P42)对于贫穷的妇女来说,她们还是会选择沿街叫卖这种方式销售淡色啤酒。沿街叫卖这些沉重的液体十分耗费体力,获利也很少,而且还会受到官方的批评。但是对于穷苦的女性来说,沿街叫卖单色啤酒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这对于技术和资金没有过多要求,而且能直接获得收益。
  在黑死病期间以及1469年,英格兰哈福灵36﹪的女性酿酒者以及塔姆沃思和迈恩黑德39﹪-41﹪的居住在以男性为主的家庭中的女性酿酒者从事酿酒达十年或十年以上。[1](P155)长时间从事酿酒的女性为其家庭的经济收入做出非常大的贡献。英格兰罗姆福德一位名叫玛格丽特的寡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在1430年再婚嫁给了一个叫托马斯的小农,他只有十到二十英亩的土地。在1432到1474年,玛格丽特一直从事商业性酿酒来养家。她用卖酒所得的钱给他的丈夫购置了很多土地。之后她又给自己的三个女儿准备了嫁妆。1464年,她又用卖啤酒所得的钱开了间面包房,把淡色啤酒和面包一起出售。1478年,她在遗嘱中写道要把家中昂贵的物品留给自己的女儿,包括一张皮质的床,六个银汤匙,二十个锡镴制器皿,一张红色毛绒壁挂,还有一些金银首饰。[1](P148)但有时一些妇女酿酒仅仅是把酿酒当作她从事其他能获得更多经济利益的活动的垫脚石。在迈恩黑德,一位名叫琼的寡妇酿造并销售麦芽酒长达20年,她同时也是一个叫邓斯特的有色布作坊的主人之一,她卖酒所积累的钱主要是为了给作坊投资。[1](P150)

三、15世纪末期到16世纪左右——女性退出商业性酿酒
  14世纪末期和15世纪初期,啤酒花酿造的啤酒(beer)从低地国家和德国被引入到英国的港口。15世纪中期,英国许多港口城镇的居民开始自己酿造啤酒。16世纪,啤酒在东萨塞克斯已随处可见。[3](P72)此时,啤酒成为许多男人的首选,而淡色啤酒(ale)逐渐降到一个次要的位置。在1500年左右,英格兰大部分地区对于淡色啤酒的需求下降了,特别是在城镇,淡色啤酒被视为适于妇女和贫苦男性饮用的软饮料。[1](P151)在15世纪末和16世纪初期,随着啤酒逐渐取代了淡色啤酒,妇女在这种具有潜在利润的商业中的位置也逐渐被男性取代。
  啤酒的广泛传播是因其具有许多淡色啤酒不具备的优势。淡色啤酒如其名一样口味比较淡,浓度较低,而且保质期较短。由于啤酒花代替香料被用到啤酒的酿造过程中,所以啤酒比淡色啤酒更有味道。而且啤酒花使啤酒具有比最烈的淡色啤酒还要高的酒精成分,啤酒的保质期也更长,所以能够装在桶里进行长途运输。正是在这些明显优势的作用下,大规模商业性的啤酒生产成了主流,原先主导小规模淡色啤酒酿造的妇女受到巨大的冲击。据记载,15世纪末期英国的阿里斯顿,从事酿酒的妇女仅有三人。[13](P60)下面的图1展示了13世纪至16世纪英格兰的两个小镇拉姆西和黑弗灵的女性酿酒者与售酒者的总和所占比例的变化情况。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约1500年之前,这两个地区女性酿酒者和售酒者之和的比例都占50%以上。但在15世纪末期,两者之和所占的比例大幅度下降,即使在比例最高的年份也没超过40%。这幅图间接地反映出15世纪末期以来女性从酿酒业中逐渐退出的史实。
图1:拉姆西、黑弗灵两地女性酿酒者与售酒者总和所占百分比 [1](P143)

注:1. 横轴代表年份,纵轴代表百分比。
2.“_”代表黑弗灵 (Havering),“﹍”代表拉姆西(Ramsey)。

  这一时期女性之所以从普通酿酒业中被排挤出来,是有其必然原因的。首先,妇女缺乏资金、体力和技术。酿造啤酒需要大量的资金或者贷款去购买大桶、管子、麦芽、啤酒花、燃料以及贮存啤酒的小桶等设备,需要租用更大规模的生产场地,而且生产啤酒的过程比生产淡色啤酒的过程更为复杂。酿造啤酒要求投入更多的劳动力,因为这项工作非常耗费体力而且具有一定危险性。所以女性很难像以前那样单独在家中进行生产。即便是到酿酒房去打工,雇主们也更愿意雇用男性,除非她们是寡妇或者是酿酒师傅的妻子或者是生意上的搭档。酿造啤酒需要一定的技术,但是在中世纪只有极少数的女性能去当学徒,所以她们难以掌握酿造啤酒的技术。此外,男性酿酒者在酿酒技术上也具有很大的灵活性,他们既能酿造啤酒若是有需要他们也可以酿造淡色啤酒,这样就可以满足市场多元化的需求。啤酒市场相对于单色啤酒市场来说其供货链条也更为复杂,妇女既没有经济上的信用度去充当一个批发商也没有足够的体力去搬运木桶。在上述诸多因素的限制下,妇女只能从啤酒酿造业中退出。一部分女性仍会在家中小规模地酿造淡色啤酒,但主要是供自己家庭的消费。
  第二,在中世纪晚期,人们并没有打破旧有的男权社会,而是对其进行重新确证,以达到对女性的控制,劳伦·斯通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父权制的强化”。[14](P146)中世纪末期,面对女性在社会经济、宗教等领域的作用日益凸显,男性统治者极为惶恐,他们通过各种方法手段将女性从纺织、酿酒等原本以她们为主导的行业中驱赶出去。[9](P218)1461年布里斯托尔通过的法令就禁止妇女在纺织作坊里工作,并解释说之所以这样规定是为了让“国王的人民”(指的是男人)不失掉工作。[4](P253)酿酒业中的女性也是同样的命运。父权制下的两性关系是“妻子从属于丈夫”,不论家中的啤酒是由妻子独立酿造出来的还是由夫妻协作完成的,行东都只能是“作为一家之主”的丈夫。因为只有他有权出席本行会的早餐,穿着行会的制服,从事公共借贷,雇佣帮工,签订合同。一旦啤酒贸易对于男人来说成为了一个获利颇丰的行业,他便会全权接管家中的酿酒业。[5](P27)所以,即使女性在这个时期还在从事商业性酿酒,她的功绩也只会被加到她丈夫的身上。
  第三,15世纪晚期,猎巫运动在西欧盛行。在猎巫运动中,有80﹪-90﹪的巫师为女巫,[15](P254)社会上弥漫着浓重的“厌女情绪”。许多酿酒女也被视为女巫的化身,在16世纪早期的一首诗歌《艾丽娜·诺米的骗术》中把一位名叫艾丽娜·诺米的酿酒女描绘成“古怪、巫师一样的老年妇女”和一个“品行不端的女商人”。猎巫运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人们对女性酿酒者的恐惧和排斥,社会上迫害酿酒女的事件也屡见不鲜。英格兰的埃塞克斯,一位从事啤酒酿造的女子被指控为女巫而惨遭迫害。[9](P175)在这种社会舆论的影响下,许多女性不得不放弃酿酒。

四、结语
  从12到16世纪,西欧的啤酒酿造业经历了一个逐渐商业化的过程,女性在啤酒酿造业发展不同阶段的作用和地位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2至14世纪初,妇女在以家庭消费为主的淡色啤酒酿造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14世纪中后期至15世纪末期,淡色啤酒酿造的规模进一步增长,非商业性酿酒与商业性酿酒并存,商业性酿酒发展迅速,这一阶段的女性兼酿酒者与销售者为一身,仍然发挥着主力军的作用;15世纪末期到16世纪,随着啤酒花酿造的啤酒逐渐取代了淡色啤酒,妇女因资金、技术、体力、社会宗教文化观念的限制已无法适应大规模商业性啤酒酿造的需要,逐渐从啤酒酿造业中退出,男性取代了其在啤酒酿造业中位置。
  中世纪不同阶段女性在酿酒业中的地位也可以通过对女性酿酒者称谓词汇的变化反映出来。14世纪时,拉丁语、盎格鲁诺曼语和英语中都有专门词汇来指称酿酒女。其中brewster(酿酒女)在英语中使用的频率非常高。在之后的两个世纪,酿酒女一词不再被频繁使用。15世纪,英语中又出现了brewer(酿酒者)一词,它与brewster同时存在。到16世纪,brewer和 brewster这两个词汇的性别区分完全消失,在英语和其他语言中,这两个词汇都可以泛指两种性别的酿酒者,但最终brewer成为指代所有酿酒者的唯一称谓,而brewster演化为姓氏(布鲁斯特),或者作为特定的历史、法律词汇来使用。[3](P72)
  虽然在近代早期妇女最终从酿酒业中被排挤出来,但这个残酷的结果却无法抹煞妇女在之前相当长的时期内对酿酒业的发展做出的贡献,对丰富他人的餐桌付出的劳动,对改善自身家庭生活流下的汗水。总之,女性在中世纪的酿酒业乃至中世纪的历史发展进程中都应当是一个被重视的角色。

参考文献:
[1]Marjorie Keniston McIntosh. Working Women in English Society 1300-1620[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5.
[2][以色列]苏拉密斯·萨哈.《第四等级——中世纪欧洲妇女史》[M]. 林英,译.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3.
[3]徐浩.中世纪西欧工业生产中的妇女群体——纺纱女、酿酒女及其他[J].史学月刊,2013(3).
[4]Linda E. Mitchell. Women in Medieval Western European Culture[M]. Garland Publishing, INC.,1999.
[5]Mavis E. Mate.Women in Medieval English Society[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
[6]Judith M. Bennett.Ale,Beer and Brewsters in England:Women’s Work in a Changing World, 1300-1600[M].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
[7][美]朱迪斯·M·本内特 C·沃伦·霍利斯特.《欧洲中世纪史》[M].杨宁,李韵,译.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0.
[8][美]罗伯特·杜普莱西斯.《早期欧洲现代资本主义的形成过程》[M].朱智强等,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1.
[9]裔昭印.《西方妇女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
[10]Maryanne Kowaleski.Women’s Work in a Market Town: Exeter in the Late Fourteenth Century[A].Barbara A. Hanawalt,Women and Work in Preindustrial Europe[C].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86.
[11]R. M. Smith.Some issues Concerning Families and Their Property in Rural England, 1250-1800[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4.
[12] Mary. Wack.Women, Work, and Plays in an English Medieval Town[A]. Susan Frye and Karen Robertson eds.Maids and Mistres,Cousin and Queens[C]. New York,1999.
[13]Mavis E. Mate.Daughters, Wives and Widows after the Black Death[M].Woodbridge:The Boydell Press,1998.
[14]Lawrence Stone.The Family, Sex, and Marriage in England 1500-1800[M].New York, 1979.
[15]Merry E. Wiesner.Women and Gender in Early Modern Europe[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0.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转发】2014年12月2日
返回顶部   
 
首页 博硕园地习作园地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