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栏目介绍最新研究动态、本中心学术交流情况,并登载最新书讯和书评
书讯书评

书讯

书评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学术动态学术讲座
学术动态
 
北京大学钱乘旦教授在我院作学术报告——《欧洲国家的形成——从封建到现代》

作为我校建校50周年校庆学术周活动的一部分,2008年9月8日下午,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英国史学会理事长钱乘旦在历史文化学院作了《欧洲国家的形成——从封建到现代》的学术报告。

钱乘旦教授认为,在欧洲由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转型过程中,政治发展具有明显的阶段性,可以简要概括为三个阶段、四个步骤,即从封建主义的政治碎化过渡到以专制王权为特征的近代民族国家,再过渡到寡头政治和此后的大众型现代政治。

中世纪国家的政治权力因封建制度而碎化,缺乏现代民族国家的主权和民族一体性特征。由于没有维持稳定的权力中心,封建主之间混战不断,导致经济凋敝、停滞。封建权力结构无法形成发展所需要的合力,也就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

西欧近代民族国家产生是以统一和权力集中为先决条件的。主权和民族认同是近代民族国家与中世纪国家的根本区别。权力的集中通过专制王权来实现,王权成为国家的代表。此时,专制王权和民族国家的同一性正符合了当时时代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谁先克服了分裂,谁就走在时代的前列,就会成为欧洲强国。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法国都先后走出了这一步。专制主义的最大功绩是促进了统一的国内市场的形成,并以“国家至上”的原则指导民族经济。16、17世纪重商主义政策的流行正是国家强权与商业利益相联系的体现。因此,专制君主制是与早期资本主义的发展相联系的,而不是与封建制度的最高阶段相联系的。

然而,专制制度有其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专制体制不仅效率低下,而且为了维护王权的收益而阻碍了更广泛的经济活动。当资本主义度过它初生阶段时,就与专制制度产生了尖锐对立。克服专制,谋求进一步的经济发展空间成为了这一阶段的关键步骤。英国在17世纪率先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成为了第一个推翻专制制度的国家,从而为18世纪的工业革命开拓了道路。法国等其他西欧国家也先后迈出了这一步。

克服专制强权之后并没有直接迎来所谓的现代民主制度,而是寡头政治。工业革命是与寡头政治相并行的。英、法、低地国家的历史皆如此。工业革命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变化,这就是新阶级的产生,即工业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已有寡头政治体系受到了新的冲击,新势力要求新的权力划分。寡头政治开始向“大众型”国家形态转变,更多的公民参与到国家政治生活中来。扩大参与是保障社会和谐的唯一正确方法,这也就成了欧洲近代国家形态的最终归宿。

民族国家的形成不仅是政治现代化的必要步骤,也是欧洲近现代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政治现代化是世界现代化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
报告会后,钱乘旦教授还与与会教师和同学们进行了热烈的交流。

撰稿人:徐 滨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学术动态学术讲座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