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栏目介绍最新研究动态、本中心学术交流情况,并登载最新书讯和书评
书讯书评

书讯

书评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学术动态学术讲座
学术动态
 
斯旺森系列讲座

 

应欧洲经济-社会史研究中心邀请,当代英国中世纪教会史领军人物之一,伯明翰大学历史系系主任斯旺森教授于9月1日—5日围绕赎罪券问题为历史文化学院学生做了三场报告。

关于赎罪券,无论中外,都是一个研究甚少的课题。但长期以来,受到宗教改革的影响,对其评价有一个妖魔化的过程,简单地视之为一种骗钱勾当。斯旺森教授经过近10年的研究,在2007年出版了《中世纪晚期英格兰的赎罪券》这一近700页的巨著,对赎罪券提出了全新的解释与评价:赎罪券是中世纪晚期宗教中的一个积极因素,他鼓励人们积极规划“永生战略”,在现实生活中积极行善,这有利于营造一种慈善而虔诚的生活。谴责赎罪券一种骗钱勾当,也不公正。当时的赎罪券分为两种,一种涉及金钱交易,另一种则只需虔诚即可。即使是前一种,也不全然是骗钱勾当。

在第一讲“赎罪券:出售救赎?”中,斯旺森教授主要讨论了第一类赎罪券。他以发放赎罪券的目的为准,将当时发放的赎罪券分为五种:圣战赦罪、朝圣赦罪、因个人原因而赦罪(如为某位战俘募集赎金、资助某个麻风病人等)、公益赦罪(如修桥铺路、修建海堤),以及集资活动(如用于反击土耳其人、资助慈善院等)。所以,教会出售赎罪券的目的并非全然出于私利。那为何被指责为“骗钱”呢?这主要是销售环节出了问题。大多数的赎罪券是通过代理商来销售的,但是这些代理人拿到销售权后,层层转包,以致失控,一些最低层的赎罪券贩子并不向教廷负责,因而销售中肯定充满了欺骗与欺诈行为。即令如此,赎罪券贩子也并不是主要的罪魁祸首,有许多人冒充销售商,乘机骗钱,这加剧了人们的不满。但总的来看,在宗教改革以前的英格兰,赎罪券尽管是一种赚钱的行当,但是这些钱主要是用于建筑、道路桥梁等设施、维持医院等慈善组织的运转、宗教活动,以及解救个人的不幸困境等方面。因此,这类赎罪券尽管涉及金钱交易,但不能说都是骗钱勾当。

在第二讲“虔诚赎罪券及其解构”中,斯旺森教授讨论了另一类赎罪券,这种赎罪券也需要购买,不过不是用货币,而是用祷告。它与金钱交换的赎罪券最大的不同就是,它只需要虔诚地祷告或参与某种宗教仪式或虔诚活动即可得到。在中世纪晚期,这种以祷告为核心的赎罪券在宗教生活与宗教实践中变得愈来愈重要。首先是祈祷,祈祷本身可以带来赎罪,比如有一段祷告词,每天念诵一次即可获得18年半又3天的赦罪,连续念诵一周可得119年半的赦罪;连续念诵一月可得518年又18周的赦罪;连续一年,每天念诵一次可得6755年半又3天的赦罪。其次,在圣像面前作祷告可以赎罪。如在“阳光下的圣母”、“圣格雷戈里的弥撒”、“忧伤的基督”等圣像面前祷告,可以得到10000年以上的赦罪。第三,在举行弥撒仪式的过程中作祷告也可得到赦罪,如在弥撒仪式的三个关键环节,每次都念诵一段特别的经文,可以得到147000年的赦罪;第四,念珠祈祷,这类祷告词较长,需用念珠计数。如每天念诵一次“圣母颂”可得到24年30周又3天的赦罪,连续一年每天一次可以得到9300年又140天的赦罪等。所有这些行为都反映了中世纪晚期宗教生活的深化。当在宗教改革时期,赎罪券遭到攻击,成为当时宗教变迁的主要牺牲品。其之所以衰落正是因为它不重要,当时英国的宗教改革家攻击的是天主要制度更核心的方面:教廷、炼狱以及教士执掌“天堂的钥匙”的权力。如果教廷的权威被摧毁,由它授权发放的赎罪券就无的放矢;如果人们不再相信炼狱的存在,赎罪券就毫无用处;如果教士没有“天堂的钥匙”,他就不能让上帝兑换他们承诺的赎罪,赎罪券就一无是处。所以到了1540年后,赎罪券在英国销声匿迹了,被马丁?路德的那种更为直接更为廉价、更为有效的赎罪券取而代之。

第三讲“英格兰、英国人与基督教世界”阐述了一个更为宏观的问题,也就是中世纪作为一个国家的英格兰与更为广泛的天主教世界的关系。斯旺森教授强调,英格兰作为一个岛国,也有其自我中心观,如旧版的英帝国地图就将英伦三岛置于地图的中心,而将其他地区用颜色标出,作为帝国的外围部分。这种中心观也表现在一份报纸的头版头条:“海峡上的雾,割断了欧陆”。但如果看看1500年以前的世界版图,就会大不相同:当时的世界中心是耶路撒冷,而英格兰则地处边沿,远离基督教世界的中心。这份地图提醒我们,当时的英格兰是这个宗教世界的一部分。这种关联性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制度性的关联。罗马教廷是这个基督教世界的制度性中心,其扮演的脚色类似于现在的联合国。无论从教皇的授职权、司法权抑或财政权而言,英格兰都是这个国际大家庭的一部分。尽管很少有英国人(除了哈德良四世)担任教皇,但从14世纪中叶起,总有英籍枢机主教,也有许多非英籍枢机被任命为英格兰的主教。从13世纪始,英格兰的主教、修道院院长的任命必须得到教皇的批准。还有许多修会本身就是国际性的组织。其次,英国人及其宗教生活与这个大世界密切相关。欧陆形成的许多宗教庆典与节日如“基督圣体节”、还有祈祷书等也不断流入英格兰,并成为英国人宗教生活的一部分;朝圣活动也常常将英格兰与欧陆连成一体,由许多英格兰的朝圣者死于路途,葬于佛罗伦萨、威尼斯、伊斯坦布尔等地。最后,买卖赎罪券也将英格兰与天主教共同体连为一体。因此,英格兰与基督教世界的关系是最为密切而深厚的。事实上,直到路德发动宗教改革之时,仍然看不到割裂这种关联性的任何迹象,亨利八世因为反对路德的主张,1521年还被教皇授予“信仰卫士”的头衔。尽管如此,随着亨利八世的改革,英格兰脱离了基督教世界。这里,我们可以借用那份报纸的标题来结束这个讲演:“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割断了基督教世界”。

【整理人:龙秀清】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学术动态学术讲座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