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土文丛栏目荟萃国内学者的论文、著作、读书札记、以及相关的史料。

史料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4}

 

首页 本土文丛札记
本土文丛
 

清末的留日费用(一)

 

 

清季主张留学日本者,多以“地近而情通,费省而效速”为号召。 [] 张之洞在《劝学篇》中提倡游学日本时,就将“路近费省,可多遣”列为第一个理由。 [] 不过,清季留日费用及留学生经济状况究竟如何,专门的研究似乎较少。本文略辑片断资料,意在对清季官、私留日费用及留学生的经济生活作初步介绍。

 

留日费用的一般估算

 

章宗祥作于1901年的《日本游学指南》,对清季留日所需各项费用有所介绍。章氏“就其至俭之数”,列表如下:

 

                             (月  额)              (年  额)

学费                        1元至2元半             10元至25

旅费                         6元至9              60元至90

书籍、纸墨、笔费                3                    30

杂费                            3                    30

夏期放假二月,不算在内。总算在内,则再加旅费及杂费二月可也。

    总额                       13元或18元左右       150元或200元左右 []

 

其中的“旅费”,系指住宿费(含饭食费)。章氏这一估算可与李叔同的说法相印证。1917年,清末留日、时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教的李叔同,曾资助弟子刘质平在日本的学费,每月20元。李在其时给刘质平的信中称:“中国留学生往往学费甚多,但日本学生每月有廿元已可敷用。不买书、买物、交际游览,可以省钱许多。” [] 可见此说大约不算离谱。

章的估算以日元为单位,故有必要对清季中、日货币比价做一说明。根据何廉1920年代编定的清末京津外汇市价等资料,笔者对1898——1911年间中国银元与日元比价进行了计算,各年份1银元可兑换日元数为(当年平均数): []

 

1898

1899

1900

1901

1902

1903

1904

1905

1906

1907

1908

1909

1910

1911

0.95

0.97

1

0.97

0.84

0.81

0.93

0.97

1.06

1.04

0.86

0.83

0.87

0.93

 

 

由于汇率的变动,当时有关银元与日元兑换价的记载常有差异。1903年浙江留学生称:“东洋学生经费,大率每人岁需墨银四百元(墨银换日银或八折或七折,以金镑之贵贱为差)”,速成师范生,“每月需日银二十五元,以九个月计,每人需日银二百二十五元,以今日不低不昂之镑价核算,约合墨银二百七、八十元,加以川资二十元,三百元足矣。” [] 1907年春赴日考察的杨芾则记称,他在上海日本正金银行换日币,“每百圆合英洋九十九元。” [] 所谓的“墨洋”、“英洋”,也称“鹰洋”,都是指同一货币,即从国外输入的墨西哥银元,其兑换价之所以有这样大的差别,是因为1903年银元与日元比价恰处于14年中的最低水平,为10.81,而杨芾赴日时的1907年,银元与日元平均比价则为11.04,为14年中的次高年份,与上表对照,即可明了。

总起来说,1898——1911年间,国内银元与日元平均比价为10.93(依上表计算的结果),即存在7——8%的差价,故当时官方在将以日元为单位的留学经费折算为银元时,普遍的做法是在日元数额的基础上再加1成。浙江省1906年选拔一批留学生,全年经费预计为日币一万八千零八十元。考虑到“贴磅价值涨落不定”,按照成案,“每万加洋一千元,每年需洋一千八百元”,“汇水每万约洋一百元,每年需洋一百八十八元八角。加上入学费每人五元,需日币洋二百元”。其预算是全年共需英洋二万零六十八元八角。 []

回到留日费用的问题上。除了上面浙江留学生的说明外,1903年,四川留学生一份劝游学启说,留学日本“节省之岁不过三百金”。 [] 1905年,有人请福建省派送本省举贡留学,称“送西洋留学,每百人一年需费六万金;送东洋留学,每百人一年需费四万金。” [] 当时一份针对女留学生的说明称:“每年除学费服食书籍等用外,另用五十元内外已足,来此者约需各备全年用费日钞三百元,惟来往盘费及自买书物等费在外。” [11] 这些数额与章宗祥的说法虽然有出入,但考虑到章的估算是最俭之数,可以说,清末留学日本,通常一年300400元之数,已足敷用。

19048月,严修第二次游历日本期间,为当时在日学习的严智崇(严修长子)、严智怡(次子)、严智锺(四子)等各人留六百元,并说明:“以三百元充鉴塘及崇、怡、锺四人三个月学费、衣食住及书籍费,以六十元供著香八、九两个月,以七十五元供旷生八、九、十三个月,以四十八元供毛子龙八、九、十三个月,以五十元为公积金,人有缺乏皆可暂借,但借必须还。以六十七元为垫办费,遇天津人托买物者,以此垫付之” [12] (按:毛为贵州人,官费留日,学习于东京高等师范。他人未知其详),可知各人每月预算多在25元左右。也可参考。

1908年,官费留日的黄尊三曾经做了一个支出预算表(以日元计算):

 

房租(饭菜在内)    11                               33

                                         书纸笔墨           2

添菜                2                  衣服鞋袜           2

客饭菜              3                  特别捐项           1

                  1                  医药费             5

                  5                  电车费             3

信纸                2                  洋皂牙粉           1

剃头                2                  报纸               35

洗衣                4                  额外费用           1

洗澡                6

 

以上总计335分。

黄氏因为读到一段新闻,称一个三口之家的医生每月开支仅24日元,而他每月所领的官费则有33元,觉得自己颇为奢侈,故作此表。 [13] 对照前面的说法,黄氏的预算基本上可以代表当时一般官费生的经济状况。

学费与生活费之外,来往川资也是留学费用的一部分。曹汝霖提到,他当时“乘轮船三等舱,自上海到长崎,只须大洋十四元”。 [14] 1907年,杨芾奉命东游时,所记船价为:上海至长崎头等24元,二等15元,三等6元;上海至马关头等32元,二等20元,三等8元;上海至神户头等42元,二等26元,三等10元。上海至横滨头等54元,二等33元,三等12元。 [15] 以留日学生身份而论,绝大多数应该是乘坐三等舱往返日本。

综合上述各种说法,可以推测清季留日学生每人每年所需费用,200余元当为最低程度,300400日元或银元则是一个相对公认的费用标准。

 



[] 《前云贵总督魏奏陈资遣学生出洋留学者折》,陈学恂、田正平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汇编:留学教育》,上海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4页。

[] 张之洞著、李忠兴评注:《劝学篇》外篇 游学第二,中州古籍出版社,1998年,第117页。

[] 章宗祥:《日本游学指南》,转引自实藤惠秀著、谭汝谦、林启彦译:《中国人留学日本史》,三联书店,1983年,第150153页。

[] 李叔同:《致刘质平》,钱君匋主编:《李叔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年,第58页。

[] 何廉:《三十年来京津金融市场统计之分析》(见《京津商情统计特刊》,《大公报》192811)一文中的两个统计表——《三十年外汇市价及其指数》和《三十年洋厘市价及其指数》分别列出了1898年至1927年间日元(以100元为单位)与行化银(当时天津通行的银两记帐单位)、银元(以100元为单位)与行化银的兑换价,本表据此换算而成(表中数据为约数)。两表中既提供各月度的兑换价,也提供年平均兑换价,笔者取用了后者。何廉的外汇指数,系根据天津永盛洋行(Doney & Co.)每日行市单编成,准确度颇高。

[] 《敬上乡先生请令子弟出洋游学并筹集公款派遣学生书》,《浙江潮》第7期。

[] 杨芾:《扶桑十旬记》,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十辑,文海出版社影印本,第491页。

[] 《浙江学务处司道会议留学铁路专科章程》,《大公报》1906130。需要说明的是,清末流通的银元除国外输入的墨西哥鹰洋、英国站人洋、日本龙洋等外,还有国内各地仿铸的银元。由于英(鹰)洋流通最广,银行汇价也以之为依据,成为各地“标准货币”(参见千家驹、郭彦岗合著《中国货币发展简史和表解》,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00页),故可推定,这些资料中所说的银元,一般当指英洋。部分只笼统以“元”为单位、没有标明系银元或日元的资料,多数情况下虽可分辨出其所指究竟是银元还是日元,但为避免过于繁琐,文中并未一一折算。文中另外一些有关留日费用的资料以银两为单位,一般来说,清末1两银约折合近1.4元(银元枚重72分),本文均依其旧,未进行折算。

[] 《留学日本四川同乡会敬致蜀人劝游学启》,《大公报》190389

[] 《郑京卿之记念》,《大公报》1905116

[11] 陈学恂、田正平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汇编:留学教育》,第341页。

[12] 严修撰、武安隆、刘玉敏点注:《严修东游日记》,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41页。

[13] 黄尊三:《留学日记》,转引自实藤惠秀:《中国人留学日本史》,第137页。

[14] 曹汝霖:《曹汝霖一生之回忆》,传记文学出版社,1980年,第13页。

[15] 杨芾:《扶桑十旬记》,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十辑,第492页。

 

(本文系原作者供稿)

1 2 3 下一页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本土文丛札记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