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土文丛栏目荟萃国内学者的论文、著作、读书札记、以及相关的史料。

史料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4}

 

首页 本土文丛札记
本土文丛
 

《剑桥欧洲经济史》令人遗憾的翻译质量

《剑桥欧洲经济史》(The Cambridge Economic History of Europe)是西方经济史研究的名著,我一直认为能把它翻译成汉语是对中国经济史研究的一大贡献。但当我读过该书的译本后,发现要想做出这一贡献绝非易事!

当我读第356卷时,就明显感到翻译上可能有些问题,但由于没有对照原文,所以也未深究。最近读了第1卷,并对照了原文,发现其翻译存在不少谬误。现在,仅就第1卷中的翻译错误种类总结如下:

一、由于译者的英语水平而致语言理解错误

有些语句完全翻错,甚至语法结构都没搞清楚。

1:“当然,2世纪末并非到处都有统一的城市中心。”(p. 7,指第一卷,第7页,以下同)

什么叫“统一的城市中心”呢?查了下原文,是这样写的:No doubt at the end of the second century urban centres were not spread uniformly everywhere. 如此简单的话竟翻错了!应为:毫无疑问,在2世纪末城市中心并没有均匀地散布到各地。

2:“从福斯到克莱德湾的安托宁,在防御工事加强了哈德里恩长城之后,……”(p.11

原文:Of the Celts, after Hadrian’s wall had been supplemented by the Antonine fortifications from the Forth to the Clyde, only ……

应译为:在哈德良长城已经由从福斯湾到克莱德河的安东尼防御工事加以补充之后,……。the Antonine fortifications143年由罗马皇帝安东尼命令所修的防御长城。

3:“尤其是奥托三世和少数派的亨利四世……”(p. 264

什么叫“少数派的亨利四世”?令人难以理解!原来原文是这样的:the minority of Henry Ⅳ。应译为:未成年的亨利四世,或亨利四世的未成年期(幼主期)。minority ,任何一本英语词典都会有“未成年”的解释的!亨利四世(10501106),1054年就做了日耳曼国王。

二、由于译者历史及相关知识缺乏所致的错误

4:将Upper Saxony翻译为“北萨克森”(p. 5

应译为:上萨克森。即今天的Saxony,德语为Sachsen。位于德意志南部!相对的还有Lower Saxony,德语为Niedersachsen,下萨克森,位于德意志北部!德意志人是按照河流发源和入海来分上、下的。入海为下,发源为上。所以“下”在地图的北方,是海,“上”在地图的南方。换言之,下是地图上的上,上是地图上的下。译者不知道这些,所以相关的词也都翻错了。Upper Germany,翻成了“德意志北部边境”(p. 9),应为:上日耳曼,上日耳曼根本不在德意志北部,而在南部。

5 “更加近代的科斯明斯基……”( p. 492)

什么意思?原文为still more recently Kosminsky…。科斯明斯基是20世纪苏联著名的历史学家,从事西欧中世纪史,尤其是经济史的研究,即使在西方学术界也很有名。recently,怎么就近代了呢?

6:“罗伯特二世”(p.263)

原文为:RobertⅡ。法君主吗,当然译作“罗贝尔二世”。因为是法语,不是英语!

7:“卡迪诺·宾福特”(p. 511)

这人是谁?原文是Cardinal Beaufort,原来是英格兰的枢机主教博福特,名Henry Beaufort,是威斯敏斯特的Cardinal

8Rhacitia译为“里申山脉”(p.9

Rhacitia应为雷迪亚,或里希厄,是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随便哪本世界历史地图集上都会有的。

9:“几位信教的王子同样也……”(p.259)

难道11世纪后的王子有不信教的吗?原文:A certain number of ecclesiastical princes ……。ecclesiastical princes指“教会(或神职)诸侯”,prince在欧洲大陆经常指诸侯、王公。

10:“让我们回忆一下:沙勒迈恩时期,……”(p. 267

原文:……let it be recalled that under Charlemagne……。Charlemagne是查理大帝或查理曼,尽管这里用的是法语,英语有时用Charles the Great,但稍有些欧洲史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是查理大帝,因为英语文献中也经常用Charlemagne

三、译者对这部名著的翻译态度不负责所致的问题

大量拉丁语和法语都没翻译,原样放在那里。更糟的是,有的是这样翻译的:

11:将Quia Emptores译为《奎恩普托雷斯》(p.508

这是句拉丁语,译为《买地法》。译者如此翻译,太不负责了。不如将The Cambridge Economic History of Europe,翻成:“德刊布瑞芝意寇瑙密克厄附油肉铺”好了!

翻译嘛,自然要尽力将所有东西翻出来。译者在第7页的注解中就此说明了一下:“……尽力译出,少量实在无能为力的,只好存疑。”本人读了原文,发现尤其是那些整句的话,不是少量而是相当大的部分都没翻译。

     所举的不过是例子而已,错误的数量实在远过于此。

最后,本人还想说一些。我读过很多译著,自己有时也参与翻一些东西。的确,翻译是很难的事情。我读过一些翻译得非常好的作品,同样也会有些许错误,但不会影响整体。这就很难得了,谁能全能到不犯错的水平呢?但把如此的名著翻译成这样,实在少见,且令人心痛!实际上,译者只要认真些就能避免不少的错误。勤快点,多翻翻词典就好得多。比如,510页的译文“大富豪和贵族”,原文是magnates and gentry,应译为显贵和乡绅,一查词典便知,在英格兰gentry不是贵族。英格兰的贵族是指有男爵及以上爵位的人,gentry相关的爵位。又如,2页上有“参议员级别的贵族”,罗马帝国晚期哪会有参议员呢?senatorial一词意为“元老院的”。元老院是古罗马的政治机构,元老院的元老就是贵族。

 (本文系原作者赐稿)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本土文丛札记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