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土文丛栏目荟萃国内学者的论文、著作、读书札记、以及相关的史料。

史料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本土文丛论文
本土文丛
 
  

  关于“中世纪”这个概念
   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侯建新


  摘要:“中世纪”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概念,既不准确,也不规范。它传递了两层含义,一是罗马帝国崩溃后,西欧文明的“荒蛮化”,二是中世纪几近休眠,发展停滞。本文着重阐述中世纪是“现代欧洲文明的漫长早晨”。它汲取了古典文明的某些元素,经过文明的再锻造,在个人与国家、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上,产生出新的社会模式,从而使西欧在人类历史上最先走进现代社会。
  关键词: 欧洲; 中世纪; 概念
  首先谈“中世纪”这个概念。中世纪(the Middle Ages或Medieval)一词最先是由意大利人文主义史学家比昂多于15世纪提出来的。他把西欧5一15世纪的那一千年称作中世纪,意为希腊罗马文明与文艺复兴两个文化高峰之间的一段历史时期。这个概念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以往历史的一种颇有局限性的认识,也包含着某种“托古改制”的策略,即借复兴古典希腊罗马文化的名义,推行人文主义者的主张。这种观点认为古典文明是辉煌的,随着罗马帝国的覆亡和蛮族入侵而飘零,一片空白,直到人们重新发现希腊、罗马的文化遗产,古典理性的光辉再度普照大地。这就是所谓“文艺复兴”,也是古典文明的复兴,欧洲的近现代史也就由此发端。17,18世纪,欧洲学者的历史分期开始采用“中世纪”概念,并被广泛沿用。中世纪意味着无知、愚昧和恐怖,这是以往的教科书普遍传递给读者的基本印象。西方人是这个概念的始作俑者,而且长期流行这样的看法,可是,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他们的主流学界早已悄悄地改变了看法,不仅需要重温古典文化,更重要的是重新发现“中世纪”。然而,在苏联史学和深受其影响的中国史学中,“黑暗的中世纪”仍然有较大的影响。不少专业史学工作者和稍有世界史知识的人们,对此印象深刻。
  以前“中世纪”概念往往传递了两层含义,其一,罗马帝国崩溃后,西欧地区荒蛮化,直到“文艺复兴”重新回到古典文明的怀抱。所以中世纪以来的欧洲历史属于古典文明的一部分,是它的曲折延伸而已。其二,中世纪几近体眠期,发展停滞,没有创造力。
欧洲中世纪果真没有创造力吗?早期西欧中世纪的历史,即500一1000年间,的确充满了暴力与无序,但是随着欧洲封建制的确立,特别进入第二个千年,如同布鲁代尔指出,欧洲进入了她的第一个青春期。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即使早期中世纪也不是“黑暗时代”,而是“现代欧洲文明的漫长早晨”。①黑暗中透着曙光,野蛮的行径中体现着某种观念和原则。近年来中世纪早期研究的历史主题是考察各种文明要素怎样逐渐整合成一种崭新的文明。眼下,剑桥大学等联合攻坚的课题—“文化记忆与历史资源400-1000年”,即是探讨中世纪早期社会“如何利用历史资源建构新的社会共识”。②
   就整个欧洲中世纪而言,野蛮与生机、缓慢的节奏与创新性的积淀共存,孕育着一种独特的崭新文明。笔者认为欧洲文明最大的创造是在个人与国家关系、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关系上,出现了新的社会模式。突出表现为两点:一是代表观念和代表机构的产生,这是古典城邦直接民主制所不具备的。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以原始的个人权利发展为前提,逐渐进入了权力制约机制的初级阶段。此即欧洲文明的核心要素,它与西欧中世纪的其他创新点有着原则性的内在联系。例如,有着较高自由度、日渐繁荣的自治城市的兴起;村民有效抵抗领主的过度侵夺,农民生产与消费水平普遍提升,富裕农民阶层出现;以富裕市民和富裕农民为前提,形成“第三等级”,成为三级议会的基础。更不要说法定私人财产所有权的确立,与封建身份权力制度受到制约的关联了!即使中世纪最美丽的花朵—大学的形成与发展,同样也是欧洲中世纪独特的产物。没有对教俗封建主的制衡,没有教师共同体的没有对教俗封建主的制衡,没有教师共同体的自治,就不会有大学的独立与学术自由。因此,欧洲中世纪有着明显的、不断进步的映像,有着很多或明或暗、或隐或现的与现代社会不断接近乃至接轨的记录。戴尔曾指出中世纪经历一系列的转型,诸如从共同体中心到个人本位,从领主强权到个人自由,从生活性消费到投资性消费,从糊口经济到商品生产,从劳动到闲暇等。西欧在人类历史上最先走进现代社会。
   欧洲中世纪明显有别于古典文明,二者在时间范畴里有先后,但在文明形态范畴里却是并立的,各自有着独特的价值体系。亨廷顿指出,“从历史上看,西方文明就是欧洲文明”,“北大西洋文明”是有别于古典时代的不同质的文明。亨廷顿说,古典文明完结了,它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和拜占庭文明等七个文明一样,已经不复存在。③当然,欧洲文明吸纳了古典文明的某些元素,后者是欧洲文明的三个来源之一。西欧文明是次生文明,主要来源于古代日耳曼传统、古典文明和基督教。④其中,古典罗马法的复兴,给正在成型期的西欧文明带来重大的影响,当时查士丁尼《民法大全》据说受到了像《圣经》一样的尊崇。不过,即使罗马法传播,也不是简单的移植,而是经过过滤、加工和选择的。事实上,只有经过欧洲文明的再锻造,罗马私法中的“权利”概念才被引申到公法领域,形成新的权力和权利观,给西欧的法律政治体系带来革命性的变革,从而演绎出以个体权利为基础的全新的法治文明。与世界大多数文明的形成一样,西欧文明的创生过程是不同文明的融合和擅变过程,而创生期恰在漫长的中世纪。不夸张地说,不理解“中世纪”,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今天的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难怪“中世纪史学”在当代欧洲成为显学,一些史学大家往往出自中世纪史学领域。
   认真说来,欧洲“中世纪”是一个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问题概念,它混淆了文化边界,易于产生误导,既不准确也不规范。倘若将“中世纪”概念推广到整个世界历史的分期,肯定会带来更大的迷惑。退一步讲,即使中世纪概念适于欧洲历史,也难说一定适于世界其他地区和民族的历史。其实,可以肯定的说,非全球化时代的欧洲地区的历史分期不适宜作为人类历史的分期。罗马帝国覆亡于公元476年,从此开始一个新文明的孕育过程,这一历史事件是一定区域范围内的断裂与更新,只产生地区性影响,怎能作为整个世界历史分期的标志呢?
   有理由设想,将来某个时候“中世纪”概念会悄然退出,不过眼下不妨姑且用之,只取其文字而无取其内涵。重要的是我们史学工作者须心知肚明,“以其昭昭”,才能“使人昭昭”。学术概念的规范化至关重要,因为它们深刻地影响着史学基础教育,影响着学术研究的走向,所以它需要随着学术研究的深入而修正,而精当。学术事业就是这样,既需要长期积累,也需要不断改善,哪怕是一个概念的改善。能做一点是一点。
①:J.R.戴维斯、M.麦考密克主编:《中世纪欧洲的漫长黎明:中世纪早期研究的新方向》(J.R.Davis, and M. McCormick,eds., The Long Morning of Medieval Europe:New Direction in Early Medieval Studies),阿什盖特出版有限公司,2008年版,第1页。
②:Cultural Memory and the Resources of the Past:400-1000(CMRP),http://heranet.info/cmrp/index
③:塞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北京: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第32、29页。
④:侯建新:《交融与创生:西欧文明的三个来源》,《世界历史》2011年第4期。


(本文原载《历史教学问题》2014年第5期)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本土文丛论文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