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土文丛栏目荟萃国内学者的论文、著作、读书札记、以及相关的史料。

史料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4}

 

首页 本土文丛论文
本土文丛
 

中古早期西欧王权对商业活动保护初探(一)

东北师范大学世界中古史研究所  徐华娟  130024

    【摘要】中世纪早期的西欧庄园经济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随着物质基础的发展和生活需求的多样化,商品交换活动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西欧实现商业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本文试图从中世纪早期王权和教会组织对商业活动的保护进行探讨,以求教于史学界。

    【关键词】中古早期,商业特许权,宗教宽容,市场,集市

    AbstractIn the early middle ages, it was the autarky that dominated the manor economy in western Europe. As the development of material basis and the diversifying of life demands, commercial activities turned to be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and essencial. The reasons of the commercialization in western Europe may be various, and this paper tends to discuss one of them, that is the protection from the kingship and the church on the commercial activities.

    Keyword The Early Middle Ages,Commercial Privileges,Religious Tolerant,Market,Fair.

中古晚期,西欧基本实现了商业化,然而它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孕育过程。这个过程伴随着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发展,其中包括西欧统治者对商业活动和商人的保护。以往的研究大都关注中古后期西欧统治者的重商政策,对中古早期王权对商业的保护探讨不多。中古早期的西欧社会经济是以庄园为基础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具有相对的封闭性特点。但实际上,庄园经济无法解决人们对某些生活必需品,如盐、酒等的需求,也无法满足统治者对奢侈品的需求,所以,商业始终起着弥补庄园经济的作用。随着物质基础的发展和生活需求的多样化,商品交换活动更是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西欧实现商业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本文试图从中世纪早期王权和教会组织对商业活动保护进行探讨,以求教于史学界。

一、国王的城市及商业特许权

西欧在庄园化初期,社会动荡不安,商贸旅途中盗匪横行,缺乏进行商品交换的安全保障和社会环境,而人们的日常生活又需要必要的商品交换,所以,早在中古早期,西欧统治者就已经开始采取保护商业活动的政策。

首先,国王的城堡和教会组织的修道院为商人活动提供了最早的设防地。中世纪西欧,修建有坚固围墙的城市和修道院被人们视为最有安全保障的地方。古罗马时代砖石结构的城镇虽然历经战乱,但依然坚不可摧,成为商人寻求安全保障的地方。图尔主教格列高利曾这样描述防御森严的第戎:“该城有4个城门与外界相通,四周环绕的城墙上有瞭望塔,城墙由方形巨石砌成,高33英尺厚15英尺。”[12](p.69) 人们会在危急时刻逃到这样的有着坚固围墙的城堡里面,安全得到了保障;同时,城堡的贵族及其家族也非常需要手工艺人的制造品和商人出售的商品。因此,在国王或大贵族的居住地,如艾克斯拉沙佩勒、法兰克福和沃里克那样的城堡里,会聚集着大批的商人和手工工匠。而一些边防要塞上的城堡也会随时向进入王国的商人提供庇护,如瑞士的伯尔尼和萨克森的哈雷就因庇护商人而成为重要的贸易中心[6](p.341)

中世纪的西欧,城堡周围修建的围墙意味着里面的人会受到保护,他们因此能够在和平的环境下自由经商。约翰·休伯特曾在致国王虔诚者路易的信中引用了埃默尔德·努瓦尔的话:“感谢上帝、感谢祖先锲而不舍的奋斗、我们生活在快乐、和平和对上帝的信仰中。”[13](p.56)这表达了人们在得到和平与安全的时候对予以他们保护的人的一种感激之情。尤其对中古早期从事商业的人来说,能够得到保护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安全稳定的交易空间。为躲避因诺曼人、匈牙利人和萨拉森人的进犯而造成的不安全,西欧各地的商人纷纷去寻找能够提供他们安全的地方,从而促使统治者去建立新的防御体系。869年,西法兰克国王秃头查理下令加固全国所有城市的防御围墙,并在防御较弱的地方再建新堡。在科隆,由于商人定居而加固了城市的防御,到大约940年或950年,城市大规模扩大了122公顷[10](p.85)965年,犹太人旅行家埃伯拉罕·伊本·贾库伯穿过波希米亚去波兰南部的克拉科夫,途经布拉格城,这个城市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是王公公邸和圣乔治大教堂所在地,位于伏尔塔瓦河岸的险要位置上,用石头砌成的城墙,大量的商人和手工工匠为了享有特权的保护而来到这个城市居住,并在这里从事商业活动。这样,在城堡及城堡附近就有了商人的居住区和市场,既为中世纪城市的复兴奠定了基础,又因其防御作用而吸引了大批商人和手工业者。图尔、利摩尔、佩里格、兰斯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断发展为重要的商业城市。

同时,各地修道院作为商人极好的庇护所也得到了新建或加固[13] (p.57)。在基督教世界中,商人曾经因为他们从事的谋取利益的活动被基督教教义所不齿,所以他们总有一种负罪感。另一方面,有着基督贫困宗教思想的托钵僧将修道院慈善救济的原则带入世俗社会,认为只要那些从商获利的人能够热心地向教堂捐献钱物,能够救助穷人,那么他们的灵魂也能够得到救助,所以经商受到鼓励。这种救赎的方式得到商人的欢迎[5](p.121)。寺院不但会吸引大批商人,也吸引着大批朝圣者。因此,9世纪和10世纪期间,开始有大批新的寺院建立,同时在寺院的领地上也出现了新的市场。

其次,授予商业特许权。中古早期的西欧,从国王那里获得特许权对商人来说非常重要,他们为了获得一份王室特许权往往要付出大笔酬金作为对国王的报答;国王也因商人的贸易活动而丰富了宫廷生活,并增加了王室的财富,故而更积极地授予商人以贸易特许权和关税豁免权。寺院也常常是这些特许权的受惠者。

在法兰克社会中,当庄园的生产大于消费时就要拿出剩余的物品去换取生活所需,寺院常由其代理商去经营这种交换活动。口吃者路易曾赐予特许权,豁免图尔纳斯修道院从事贸易活动的关税;普吕姆修道院因供应附近地区食盐和酒而得到类似的特许权。商业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是便利、安全的交通。西欧的地势平缓,河湖密布纵横,水路四通八达。河流作为最便捷的天然水道,既经济又便利,不需要人工修造和维护,只需要船只运输,成本很低,为商业货物的河道运输提供了极有利的客观条件[3](p.354)。所以中古早期,对河流的控制成为寺院的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为获得这项收入,寺院常会想方设法去争取临近河道和湖泊的领地。864年,普吕姆修道院获得了在摩泽尔河附近的一块宅地;萨尔茨堡也获得在此河附近的一块领地。布雷西亚的圣尤丽亚修道院领地上有几个港口,该修道院获得了对经过此港口的船只征收停泊税的特许权;圣高尔修道院在奥波希湖上拥有一个港口,很显然,它也获得了王室授予的特许权,在河道和港口征收通行税和停泊税,这两项税收成为寺院的重要收入之一。

寺院经营贸易的特许权和王室给予的贸易税豁免权,使寺院领地上的商品交换活动更加活跃。从7世纪中期起,寺院就开始从王室特许状中获得贸易特许权和贸易直接税与间接税的豁免权。661年,科比修道院得到在普罗旺斯贸易的特许权。681年,圣但尼修道院获得了在纽斯特利亚、勃艮第、奥斯特拉西亚的贸易特许权,775年又获得在意大利的贸易特许权。从910世纪,寺院更加频繁地获得此类特许权,例如下列修道院都先后获得了不同程度的贸易特许权和关税豁免权:816年马尔巴斯修道院和圣米耶勒修道院,844年圣莫代福斯修道院,845年图尔德圣马丁修道院,845年普吕姆修道院。以及下列城市中的修道院,它们是:802年科默里,803年格雷多,814年奥尔良,816年欧克塞尔的圣杰曼努斯,816年福斯,818年弗勒里,831年斯特拉斯堡,898年弗赖辛,965年赖谢瑙,972年博比奥,998年不来梅等 [13](p.170)。寺院的商业代理人及其周围的集市和市场也同样享有这些特权。992年和1037年分别由鄂图三世和康拉德二世授予阿斯蒂主教一项特许权,豁免其商业代理人及城中商人的通行税,并得到主教对商路的保护[10](p.78)

由于王室对贸易特许权和关税豁免权的广泛授予,鼓励了商业贸易的发展,于是,中古早期犹太人占有优势的奢侈品贸易,逐渐向社会各阶层广泛需求的生活和生产必需品贸易转变,说明西欧的物质生产水平和商品交换水平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待续)

[1] [2] [3] 下一页

(原载于《历史教学》2006年第九期)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本土文丛论文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