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文明研究院
主办

本土文丛栏目荟萃国内学者的论文、著作、读书札记、以及相关的史料。

史料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4}

 

首页 本土文丛论文
本土文丛
 


英国普通法上的令状制度及其意义(1)

周自痕


  引言
  人们习惯于将世界上的法律制度归属于两个不同的法系: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而普通法无疑是英美法中最具特色的内容。考诸文献,令状制度(writ system)或诉讼形式体制(form of action system)对普通法的形成发展甚至英国法本身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英国著名历史法学家梅因曾经说道:“在王室法院产生初期,程序法异常强大,以至实体法的成长仿佛悄然渐长于诉讼程序的缝隙之中” .[1]即使在19世纪司法改革,令状制度被废以后,梅特兰依旧感叹到:“我们虽然埋葬了诉讼形式,但是它们依然从坟墓中统治着我们” 。[2]
  本文的目的正是在于考察令状制度对于本普通法形成、发展的深刻意义.考虑到英国法历史性强的特点,我们的研究将更多的采种一种宏观视角,以求语境化的理解制度变革的丰富内涵;同时,为了避免泛泛而谈,我们将更多的关注令状制度中的民事诉讼部分。

  一、令状制度的概述
  (一)令状(writ)之概念
  所谓令状,乃是国王发布的一种书面命令,上有国王的签名,其主要内容在于命令那接受令状的人去作或不作某事。令状虽以国王名义发布,但实际上都是由国王秘书处(court of chancery)在具体负责草拟、颁布,因而,有人将之比作我国古代的圣旨 。[3]试举一例:
  奉天承运英国国王诏曰:牛津地区地方首长知悉;我命令你处理abingdon修道院院长之水闸,被stanton的人破坏之事件,并且以后不得再发生侵害其权利之事件。否则以罚金10磅作为惩罚。Ralph秘书长于西敏见证。 [4]
  (二)令状制度之发展阶段
  按照梅特兰的观点,令状制度的历史发展可划分为五个时期 :[5]
  第一阶段:(1066-1154)令状制度的萌芽时期。令状起源于法兰克命令制度(praeceptiones),在诺曼征服之后援入英国 。[6]此时的令状主要是一种国王干涉地方的行政命令,在司法方面的运用既非经常,由令状获得救济的人也在少数,因而,被视为一种可以购买的国王恩惠。
  第二阶段:(1154-1189)亨利二世在位时期是令状制度的繁荣时期。亨利二世进行司法改革,确立令状体制,颁布了大量司法令状,当事人诺想获得王室法院的民事救济,只需向国王秘书处购买令状即可。随着令状数量不断增加,原告在申请令状的过程中,许多控告的内容基本相似,所以各种令状的文本很快快就被标准化了,秘书处所要做的不过是填上当事人的姓名和地址,简称诉讼形式或诉讼格式 。[7]
  第三阶段:(1189-1272)令状制度的快速发展期。在它的前半期,令状仍无限制地颁布,达到空前地步,专门记载令状名目的《令状汇编》出现;亨利三世之后,国王势弱,封建令状乘机于1258年通过牛津条例(provision of oxford)的,规定国王未经谘议会议(king’s council)同意不得颁布新令状.这实际上意味着令状创制权的转移。
  第四阶段:(1272-1307)爱德华一世在位时期,他号称英国的查士丁尼,可见当时制定法的发展势头。令状制度最终定型,几乎含盖一切诉讼形式,但是新诉讼形式的创制已经主要由制定法完成。主要事件是1285年颁布西敏第二条款(statute Westminster II)授权秘书处主管除发旧有形态的令状外,可以加发与旧令状所规范的相类似案件的新令状,但与旧令状所规范的案件完全不同形态的新案件,仍需国会同意 。[8]大法官因此获得一定的令状创制权,侵权诉讼的形成正是大法官运用这种权力的结果。
  第五阶段:(1307-1833)令状制度的衰退时期。主要事件是该时期的司法改革,令状制度逐渐被废。1832年《统一程序法》废除了对人诉讼的各种令状形式,代之于统一的令状形式。1833年《不动产实效法》废除大部分所有不动产令状,仅保留重要的几种。1852-1860年《普通法诉讼条例》将令状制度扫荡一空,所剩无几。1873-1875年《司法条例》,合并普通法与衡平法,一切诉讼均以诉状开始,令状制度彻底废除.
  (三)令状之分类
  由于令状是国王为干涉地方事务而就特定案件颁发的,因而具有自发性,其内在的体系不是十分严谨,但是,为了便于读者更好的理解令状制度,我们还是作如下分类:
  1、根据对令状在诉讼程序中的使用阶段,大致分为三类 :[9]
  (1)原始令状(original writ).这类令状主要用于起诉 之用,[10]数量也最多,最多时竟达300余种,最后仅剩最重要的10类(详见后文)。
  (2)中间程序令状(writ of mesne process).这类令状乃是指于诉讼进行之中经诉讼人申请王室法院法官颁布的令状,又称司法令状(judicial writs) .[11] 它与原始令状的区别在于:(1)由王室法院法官颁发,而原始令状由秘书处颁发;(2)加盖法庭章,而原始令状加盖国王大印;(3)在诉讼期间依颁发,而原始令状颁发于诉讼前;(4)用于推进诉讼进行,原始诉讼用于开始诉讼 。[12]
  (3)执行令状(writ of execution).这类令状是用于强制执行的令状。判决的执行,一般以自觉为主,但是,如果胜诉方确实怀疑对方之执行诚意或能力,则可向法庭申请该令状。
  2、根据诉讼性质不同,将原始令状分为三类:
  (1)对物诉讼(real action),关于返还不动产的诉讼,主要包括权利令状(writ of right)和阻却令状 (writ quare impedit)。[13]
  (2)对人诉讼 (personal action),关于返还动产及请求赔偿的诉讼,主要包括债务令状(writ of debt)、非法留置动产令状(writ of detinue)、非法强占动产令状(writ of replevin)、封印契约令状(writ of convenant)、查账令状(writ of account)、直接侵权令状(writ of trespass)、间接侵权令状(trespass on the case or case)、赔偿损失令状(writ of assumpsit)、侵害遗失物令状(writ of trover)等。
  (3)混合诉讼 ( mixed action) 关于返还不动产并附带请求损害赔偿的诉讼,主要是侵入令状(writ of entry)。

  二、令状制度与普通法程序
  (一)令状制度的历史背景
  很难从一种非历史主义的角度去理解英国法制史,离开具体的历史背景,普通法的发展更像是一团乱麻,无从下手。我们必须牢记密尔松的指点:“普通法是英格兰被诺曼人征服以后的几个世纪里,英格兰征服逐渐走向中央集权和特殊化的进程中,行政权力全面胜利的一种副产品” ,[14]换言之,普通法的早期发展仅仅是中央集权的一种需要,一种技术性手段。
  12世纪以前的英国虽然已是一个政治统一的国家,但司法体制和法律体系尚未实现全国统一。就法律体系而言,主要存在着三种不同的法律即威赛克斯法律、麦西亚法律和丹麦法律;就司法体制而言,公共法庭、封建法庭等地方法院和王室法庭分享司法管辖权 ,[15]但主要的案件却集中在地方法院。诺曼征服之后,威廉以忏悔者爱德华的继承者的姿态,向其新臣民保证,承认先前的人们所留下的各种法律、习惯。这样作的好处是一方面增强了自身政权的合法性,另一方面,又能维持业已有效的地方治理;不利之处就是使得中央集权只能以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
  事后看来,国王及其王室法院实现其集权的企图是通过如下方式进行的:一方面是加强法院职业化运动和法律程序的理性因素,以扩大王室法院对地方法院的优势;另一方面通过不断干涉地方法院审判以扩大自身审判权,而令状制度在此看来恰好是上述两种方法在民事诉讼领域的完美结合点。
  (二)令状选择的重要性
  令状是在王室法院进行民事诉讼的起点。根据当时的规则,没有令状,任何人不得在王室法院进行诉讼(no man can bring an action in the king”s courts of common law without the king’s writs) 。[16]因此,当事人诺想起诉,就必须向国王秘书处申请令状。必须指出的是,令状与现代人熟悉的起诉状是有很大区别的,尽管它们的功能是一致的。从技术上讲,令状是国王授予官员的一项命令,目的在于使后者通知被告依法行事,满足原告的要求。如果被告拒绝服从,则原告对他起诉。向王室法院提起诉讼的理由主要是被告不服从命令,然后才是对原告请求的反对 。[17]这种舍近求远的做法只有联系当时的历史情形才能得到理解(详见后述)。
  另一方面,令状中规定着普通法的诉讼程序。“每一项令状意味着特定的原始程序、特定的中间程序、特定的最终程序,或者特定的答辩、审理、执行模式。” [18]比如,就当事人称谓而言,有的令状中称原告为demandant,有的则为plaintiff;就保全程序而言,有的令状规定仅仅是传唤被告出庭,有的则可强制被告出庭;就审理而言,有的令状规定可就被告不出席的场合做缺席审判(judgement by default),有的则不行;就诉讼代理而言,有的令状规定可采用律师代为出庭,有的则必须亲自出庭;就证据模式而言,有的令状(如债务令状)规定使用古老的方式,例如宣誓采证法(wage of law)的起诉,有的(如权利令状)则授权原告可以选择使用陪审制;就判决结果而言,有的令状仅规定赔偿一种形式,有的则规定返还原物、监禁 被告甚至剥夺被告公民权等其它形式:总之,不同的令状意味着不同的诉讼形式。
  同时,令状的选择也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进入严格诉讼阶段之后,原告只能选择法律规定的令状类型进行诉讼,而要使当事人熟悉日益增加的令状类型几乎是“不可能的完成的任务”;更为重要的是,原告的选择具有不可撤销性(irrevocable),一经作出就不得更改。如果原告选择了错误的令状进行诉讼,则被告只需做一个原告令状选择错误的概括答辩就可获得胜诉。因此,令状的选择对原告而言意义重大,有时甚至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1   下一页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转发于法律史学术网] 2005年3月16日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首发】
返回顶部   
 
首页 本土文丛论文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